邮箱登录

忘记密码?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林业资讯 >>典范精英
刘麦林“骗妻”记
来源: 局宣传办 时间: 2019-07-04 浏览: 人次

刘麦林“骗妻”记

 

●柴明清●

                                  


6月21日中午1时许,杨芳突然接到丈夫刘麦林的电话:

 

“媳妇儿,跟我一起去医院看个病号吧?”

 

杨芳满心疑惑:刘麦林外出执行任务10余天,还没回家哩,怎么可能俩人一起办事?她觉得丈夫分明是在逗她,所以,不紧不慢地问:“你在哪里哩?是谁生了病?住在哪个医院?”

 

刘麦林说:“反正住院的是个‘挺重要’的人,你认识。来了你就知道是谁了。他住911医院1119病房。快来吧。我在那里等你!”

 

杨芳这才信以为真,挂掉电话就急匆匆往医院赶。一进病房,猛然看见刘麦林躺在病床上,右腿打着厚厚的绷带。另外一张病床空着,并没有别的病号。她当即“懵圈”,随即眼泪夺眶而出。

 

哭了半晌,杨芳才能静下心来听刘麦林的解释:

 

为办案,刘麦林6月10日离开家,带领两名民警前往北京、内蒙办理一件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案。

 

在北京成功抓获一名犯罪嫌疑人并移交当地森林公安机关后,于6月12日夜乘大巴前往内蒙古东乌旗抓捕另一名犯罪嫌疑人。

 

经细致摸排,在当地森林公安机关的密切配合下,于6月15日将犯罪嫌疑人抓获。

 

完成对犯罪嫌疑人的审训并将其移送当地看守所,已是6月16日凌晨1时多。

 

返回宾馆途中,大草原突然狂风大作,气温骤降。飞沙走石,能见度低,加之路面崎岖不平,车辆失控,导致刘麦林右腿腕骨粉碎性骨折。所幸其他战友只有轻微擦伤。

 

辗转来到锡林郭勒盟医院,已是清晨7时许。紧急手术做了四、五个小时,刘麦林腿上被装进2块钢板、打进6枚钢钉。

 

从手术室出来,疼得呲牙咧嘴的刘麦林对战友们说:我家孩子小,上、下学都要接送;岳父又因病在郑州住院治病,杨芳焦作-郑州两头跑,本来已经忙得晕头转向了,“如果再操心咱这边的事,她岂不‘崩溃’?所以,这事儿你们先别告诉她。”同事们都了解他家的情况,就答应了。

 

在锡盟医院住了几天,伤情渐趋稳定。6月21日凌晨三、四点钟,刘麦林返回焦作,住进了这家部队医院。检查发现,伤口有些感染。一切处置停当,时间就到了中午。刘麦林这才决定先把妻子“忽悠”到医院来。

 

杨芳心疼丈夫,但还是有些生气。

 

“媳妇儿,你想啊,如果先听说我受了伤,你肯定急得不行。假如你看到我虽然受了伤,但又同时发现其实没多大的事,你不就不会那么着急了吗?所以,可别埋怨我不提前报告啊……”

 

杨芳白了刘麦林一眼:“哼!就你有理,你是‘常有理’!”

 

其实,因办案身受重伤,在刘麦林已经不是第一次。

 

2018年3月的一天,刘麦林带领森林公安民警去中站区的山上处理一起林木盗窃案,警车受到一辆面包车撞击,致使刘麦林左胁骨断裂一根。在医院住了21天,刘麦林一出院,家都没回,就直奔办公室投入工作。

 

“既然当了森林公安民警,哪能不随时做好受伤准备?我们这个警种出警,不是爬山路,就是钻山林。有时还会踩到‘长虫’、蝎子、碰到蚂蜂窝。从警10余年来,碰伤、擦伤、刺伤、扭伤啥的,至少也得个十次八次吧。出警越多,受伤机率越高。好在多数都是些轻伤。”说起这些,刘麦林居然笑了。

 

2013年5月,刘麦林被任命为焦作市森林公安局直属派出所所长。

 

一接到任命通知,刘麦林急了。他冲进焦作市森林公安局局长杨海军的办公室,说起话来急红了脸:“局长啊,我可担不起所长这个责啊。我对法律不够熟悉,办案能力也不够强。让我当所长,搞不好会砸咱局的‘门面’啊!换人吧!”

 

杨海军呛他:“你是党员!党员难道可以不服从组织安排?!你还有没有一点党性观念?!至于工作上的困难,你就不能学中干、干中学?!”

 

刘麦林碰了一鼻子灰,自此却真的开始了“学中干、干中学”。

 

刘麦林自己说,“反正我的脸皮比较厚,不懂就问呗。杨海军局长本来就是个办案高手。我们所还有一个法律专业‘科班’老民警高松望。不懂的,一问他俩,一般都能手到擒来地解决。”

 

杨海军说,刘麦林这人简直就是个“偷书贼”。刘麦林承认,自己满满两柜子专业书,差不多有一小半是从杨局长办公室“顺”来的。“比如,从杨局长那儿‘顺’来的《森林公安刑事案件办理指南》《治安处罚法解释》等书籍,在工作中真是起了大用啊!”

 

高松望特别佩服刘麦林的一点是,刘麦林记忆力超群。“无论哪个法律条款,好像只要给他解释一次,他就永远能够记住。”

 

焦作市森林公安局政委郭爱民介绍,刘麦林记忆力好只是一个方面,最主要的还是靠“复习”:每次得到解答后,他总是像个小学生,一遍又一遍默背。

 

刘麦林“脸皮厚”的另一个例证是,刚当所长那两年,他时不时地跑到焦东派出所“偷学”人家办案。

 

刘麦林的单位距焦东派出所不远。焦东所里有刘麦林好几个老战友。凭着脸熟,又同在公安战线,刘麦林只要有空,就去看人家怎么审理、怎么记录,有时就给人家当打字员。人家出警,刘麦林有时就换上便衣跟上,再混进围观队伍,看人家的一招一式。

 

就是凭着这样一点一滴的学习与积累,刘麦林渐渐找到了办案的感觉、树起了办案的自信。担任所长以来,这个只有正式民警四、五名的小所,就办理各类案件300余起,处理违法犯罪嫌疑人400余人,有力震慑了涉林违法犯罪。2018年,这个所成功创建国家级“二级派出所”。2019年,成为全省森林公安系统唯一向上申报的一级派出所。

 

2018年初夏,城乡结合部一处回民坟地上的7棵树木被盗。一位阿訇带着二三十人冲进派出所,要求立即侦破、“检验检验你们森林公安的本事”。阿訇扬言,一星期破不了案,就去找“大领导”说事。

 

现场勘察,并未发现有价值的线索。刘麦林琢磨,根据文化习俗,汉民比较忌讳动坟地上的东西。有没有可能就此缩小侦查圈呢?刘麦林在案情分析会上发表了这个观点,大家都点头一致同意。

 

接到报案的第三天清晨,刘麦林上班经过嘉禾屯的一处坟地,猛然看见有人砍树。刘麦林警觉起来,立即拨通了村长电话。村长说并不知情。很快,村长、村治保主任带人赶到现场,将砍树人围住。

 

刘麦林暗暗交代前来处理事件的森林公安民警,审理中还要重点把握与上个案件的关联。经斗智斗勇的训问,违法嫌疑人很快供述了盗伐回民坟7株树木的事实,案件就此侦破。

 

两天后,还是那个阿訇,还是那两车百姓,这回来到派出所,送来的却是大红烫金的锦旗。鲜艳的锦旗,映红了百姓们的脸庞,也映红了刘麦林和战友们的脸庞。

 

锦旗上写着“敬献忠诚的森林卫士”。是的,正是因为有了这群忠诚的森林卫士,焦作的天更蓝了、山更绿了,全市森林覆盖率由2008年的22%提高到2018年的32.5%,实现了由“百年煤城”到“森林焦作”的华丽蝶变。

 

这一天,杨芳又来到医院病房。刘麦林说:“媳妇儿,再做饭,多炖些浓浓的排骨汤。——多喝浓骨汤,我这腿才好得快。腿一好,我还要去‘巡山’!”

 

杨芳瞟了刘麦林一眼:“中!看把你能的。”说罢,夫妻两人相视而笑。

 

图片说明:本文作者问刘麦林现在能否抬腿。刘麦林说:“能,当然能。不信你看。”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