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学习习主席思想,跨越修昔底德陷阱
稿件来源: 责任编辑: 河南省林业技术推广站管理员 发布日期: 2019-09-06 浏览次数: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我为祖国放歌

不忘初心心得或交流讲稿

 

 

学习习主席思想,跨越修昔底德陷阱

 

1、 何谓修昔底德陷阱?

2、 谁整出的陷阱?西方都怎么说的?

3、 习主席如何应对的?我们怎么说?

4、 修昔底德何许人也?

5、 修昔底德陷阱是一个伪命题。

6、 共产党员应当提高政治敏锐性,忠诚担当

7、 共产党员应当学好用好马列主义,学会思考

 

1、 何谓修昔底德陷阱?

 

指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变得不可避免。随着两国力量的发展变化,崛起的大国与既有的统治霸主的竞争越来越强,双方都越来越恐惧面临的危险,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双方都会选择战争。这个思想现在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视为国际关系的“铁律”。

简言之,就是“一山不容二虎”,一个要守成,一个要崛起,必然会决斗。

他们发现,历史这样的案例很多,70%左右的发生了战争,就认为中美决战那是100%的。

为了避免决斗,美国必须趁中国没有崛起,抓紧时间把中华民族掐死在摇篮里。

2、 谁整出的陷阱?西方都怎么说的?

1980年,美国作家赫尔曼·沃克(Herman Wouk)的一次演讲中,用来警告美苏之间的冷战,那时它还不是一个专有词汇,也没引起大的影响。

2015年前后,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首任院长,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教授,在《世界邮报》提出了“修昔底德陷阱”。

自从这个概念近年被抛出,很快被政界学界广泛使用,包括不少名人也使用了这个概念,一下子把这个词搞成了专业词汇,并进入西方国际战略思想。

前世行行长罗伯特·佐利克(Robert Zoellick)在《国家利益》杂志上发表的文章《美国、中国和修昔底德:北京和华盛顿如何避开通常的不信任和恐惧》

美国著名战略家布热津斯基接受访谈的文章《中国能避开“修昔底德陷阱”吗?》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的《中美如何避免“修昔底德陷阱”?》

……

【极少数质疑的声音】

霍姆斯·霍尔姆斯《小心“修昔底德陷阱”的陷阱:为何中美不必然是雅典和斯巴达或者一战前的英德》影响力很小。

 

3、 习主席如何应对的?我们怎么说?

国内思想界,这个概念越用越多,为了澄清中国不会陷入“修昔底德陷阱”的努力。

中心思想是将“修昔底德陷阱”套用到中美关系头上进行讨论犯了两个严重的错误。

从“国强必霸必战”角度解读“修昔底德陷阱”是对修昔底德思想的一种曲解。

将中国与雅典,美国和斯巴达类比,又犯了一个张冠李戴的错误。

2015年,习近平访美时在欢迎晚宴上表示:世界上本无“修昔底德陷阱”,但大国之间一再发生战略误判,就可能自己给自己造成“修昔底德陷阱”。

习主席在接受“修昔底德陷阱”始作蛹者《世界邮报》的采访时,反驳说:“我们都应该努力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强国只能追求霸权的主张不适用于中国,中国没有实施这种行动的基因。”

习主席既昭示了中国梦的光明前景,也指出了西方大国应抛弃二元对立观,避免在世界制造冲突、隔阂与对抗,导致两败俱伤,而要走和平共荣的道路。

西方大国更应反思历史、接纳中国,适当做出调整和让步,若针锋相对则难免重蹈历史的覆辙。

 

4、 修昔底德何许人也?

 

修昔底德(约前471~约前400),古代希腊历史学家。生于雅典一个富裕而显贵的家庭,公元前424年,47岁的修昔底德“当选”为将军。

(老修的年龄有三种记载,这是最大的一种,比孔子的孙子小12岁,接照那两种,比孔子的重孙子都小。)公元前460年或455年—公元前400年或395年。

同年冬,斯巴达进攻雅典据点安XX,修昔底德指挥色xx舰队驰援,不力,城陷,获罪,流放,20年(67岁)。

 

他用30余年时间编写了《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全书共8卷。借书中历史人物之口,阐述战争问题。公元前404年,伯罗奔尼撒战争结束,97岁的老修返回雅典。

 

《伯罗奔尼撒战争史》第一章,老修说:“使战争不可避免的真正原因是雅典势力的增长和因而引起斯巴达的恐惧。”

 

5、 修昔底德陷阱是一个伪命题。

 

其实,这是老修个人的立场,当时是古希腊的帝国主义天下,其中的恩怨很多,经过号称“欧洲古代世界大战”的伯罗奔尼撒战争,斯巴达独裁军国主义称霸希腊,好景不长,不久便被新兴的底比斯打败,接着北方马其顿崛起。

 

这种城头变幻大王旗的历史引起了老修的思考。他觉得在现实中,两个大国的感情好恶,影响的战略判断是非常致命的,随着时间的流逝,误会越来越深,会导致健康的竞争,变成你死我活的敌对,甚至更糟。

 

老修已经去世2419年了,世界发生了非常深刻的变化,民主文明程度、政府政治智慧,都与当初的奴隶社会大大不同了,我们一方面要用发展的思想去思考判断,又要用历史唯物主义的思想去理解老修的真正意图。

艾利森教授的误区

 

以偏概全,陷阱并非100%。老艾也真是,他自己挑选了欧洲为主的16次交替,就有4次没有战争,凭什么说中美一定要打?世界上从未发生过两个核大国的战争,他怎么不想想,屠华之战,美国的下场是什么?

 

不知有宋。他对中国历史和儒家思想不了解,不知道中国北宋如何与金国对峙的,也不知道中国5000年来怎么与外族相处的,更不知道儒家思想是怎么把中国越做越大的。他研究的全部基于欧洲的战争史。

 

刻舟求剑。老修的时代,完全是丛林法则,老修基地动物丛林法则的抢夺占有而叹息,不知道未来文明社会可以用理性代替战争,可以超越动物的物质欲望,而在精神层面追求共产主义的大同社会。

 

“艾利森陷阱”。一个基于历史推演和未来假设,且未经充分探究的话题,堂而皇之地快速、大面积进入中美关系话语体系,到底是有益还是有害?而这背后隐藏的,是不是也有中美围绕两国关系定义权、话语权的暗中较量?

 

对此,中国国内已经出现了质疑,不仅对伯罗奔尼撒战争的历史真相有不同的解读,也有人认为“修昔底德陷阱”概念的提出本身,包括“新兴大国与守成大国互动模式”所做的界定,就是个陷阱——“艾利森陷阱”,一种将历史简单化、抽象化的话语陷阱。

我们越来越担心,疑邻盗斧的心理模式影响美国战略,应了老修那句话:“随着时间的流逝,误会越来越深,会导致健康的竞争,变成你死我活的敌对,甚至更糟。”这才是真的修昔底德陷阱。

 

 

6、 共产党员应当提高政治敏锐性,忠诚担当

 

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整体性崛起,是变局发生发展的重要因素,其在互动中遭遇不确定性,也面临着巨大的机遇。

 

中国在新时代要完成既定历史任务,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必须在应对这个“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谋好局,以正确的历史观、大局观、角色观来看待中国与世界,把握、运筹好其中蕴含的重要战略机遇期。

 

3月5日,总理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显示,2018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6.6%,总量突破90万亿元,居世界第二位。其中,消费拉动经济增长作用进一步增强。

 

服务业对经济增长贡献率接近60%,高技术产业、装备制造业增速明显快于一般工业,农业再获丰收。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下降3.1%。质量和效益继续提升……一个个振奋人心的数字,讲述的是中国经济如何崛起的故事。

 

7、 共产党员应当学好用好马列主义,学会思考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指出,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深入分析大变局的内涵和发展趋势,科学把握转型过渡期国际形势演变规律,准确把握历史交汇期,我国外部环境基本特征,全面统筹谋划和推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保持共产党员的政治敏锐性和灵敏嗅觉,在新时代担当自己或大或小的历史使命,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从综合看大变局的发展趋势对我国总体有利。在这个历史时期,共产党人更需要从内部担当,搞好本职工作,让中原山更绿水更清天更蓝,投身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伟大工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