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孝”是否需要“顺”?
稿件来源: 责任编辑: 河南省林业技术推广站管理员 发布日期: 2019-09-06 浏览次数: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孝”是否需要“顺”?》石大庆2017年7月4日
 
稿件来源:  责任编辑: 河南省林业技术推广站管理员 发布日期: 2018-05-29 浏览次数: 88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孝”是否需要“顺”?

 

儒家讲孝,只讲孝心、孝道,不讲孝顺。

但是现在民间都在讲“孝顺”,好像对长辈无原则地顺从就是孝,不知道哪个朝代搞错了。

翻阅儒家经典,只有《孝经》、孝心、孝道,从来没有“孝顺”。加上一个“顺”字,就把儒家思想整个扭曲了。

如果长辈是一个“熊老人”,他让儿子犯罪,儿子顺不顺呢?不顺就是不孝吗?那顺了怎么样?就会犯罪,祖上抹黑。这个自相矛盾的逻辑悖论,证明“顺则孝”的理论是错误的。

 

在儒家,孝的标杆人物是舜,不是《孝经》的作者曾子。

 

舜的父母很糟糕,但他仍能和睦相处并保护自己,被后世称为“重华大孝”。在《三字经》里推到孝的最高境界:“亲爱我,孝何难?亲憎我,孝方贤!”

 

而曾子呢?他是无条件地“顺”,结果被孔子严厉地批判。

在《孔子家语》中记录了一个故事:《曾子耘瓜》。

 

原文如下:

曾子耘瓜,误斩其根,曾皙怒,建大杖以击其背,曾子仆地而不知人久之。有顷,乃苏,欣然而起,进于曾皙曰:“向也得罪于大人,大人用力教参,得无疾乎?”退而就房,援琴而歌,欲令曾皙闻之,知其体康也。

孔子闻之而怒,告门弟子曰:“参来,勿内。”

曾参自以为无罪,使人请于孔子。

子曰:“汝不闻乎?昔瞽瞍有子曰舜,舜之事瞽瞍,欲使之,未尝不在于侧,索而杀之,未尝可得。小棰则待过,大杖则走。故瞽瞍不犯不父之罪,而舜不失烝烝之孝。今参事父,委身以待暴怒,殪而不避,既身死而陷父于不义,其不孝孰大焉?汝非天子之民也?杀天子之民,其罪奚若?”

曾参闻之,曰:“参罪大矣。”遂造孔子而谢过。

 

 

 

意思是:

曾子与父亲同为孔子门徒,且非欣赏。其父就是《待坐》一文中被孔子高度称赞的点。

有一天曾子失手弄断了瓜根,喜欢吹牛的父亲一怒之下,用大棒把他打昏迷了。

过了半天,曾子苏醒了。但是曾子却傻BB地爬起来笑着问父亲:“儿子得罪父亲大人,您刚才有没有累着?”

然后曾子回到房里,拉起琴,唱起歌,想让曾皙听到,认为他身体健康无恙。

孔子听了大怒,告诉弟子们:“以后不要让曾参进门!”

曾参认为自己做的对,派人向孔子理论。

孔子对来人说:“当年舜待奉坏蛋父亲,喊他,他就在;杀他,他就逃。小棰则受,大杖则逃。这样他没死,父亲也没有犯罪,不失孝道。如今曾参事父,打死也不躲。如果他死了,他父就犯罪了,会受到惩罚和侮辱。他的愚蠢就会陷他父于不义,他孝吗?”

曾参闻之大悟,向孔子认错。

 

这就是儒家的孝,他不要求“顺”,批判愚昧的“顺”。倡导下一代独立思考,保持民族一代比一代进步,保持民族的理性与发展,而不是做愚昧的羔羊。

 

近1000年来,中国人一步步放弃了儒家思想,把儒释道统统改为迷信的三教。塑造了一个明明很强大,但仍然不思复兴的南宋;塑造了一个没有信仰的元朝;塑造了一个混乱的明朝;塑造了一个奴性十足的清王朝;最后塑造了一个任人宰割的中华民族,

400年前西班牙入侵菲律宾,屠杀中国人时,大家老老实实跪着等砍头,让西班牙人觉得很没意思;80年前南京大屠杀,几十个日本人,就可以屠杀2000多中国人,没有人反抗。

还有1965年印尼“930”屠杀华人事件、2006年所罗门群岛屠杀华人事件、1998年印尼屠杀华人事件,在所有的事件中,我们看到一个勤奋、富有的中华民族,在别人的土地上,多么受嫉妒,多么受仇恨,在血醒的屠杀面前,他们是多么的软弱可欺。

 

二战,各国都在“抗”,就中国人“顺”。

汪精卫带领着25万中央军“顺”了日本人;王辑堂带着10万皇协军当了打手,地方团队25万给日本人当狗腿子,中国伪军比日本侵略军还多!这是全世界唯一的,这是中国人二战的耻辱。

 

幸运的是,在中华民族将要亡国灭种时,中国共产党带领着红军,以9成死亡的代价,突出了老蒋的重重包围,到达陕北,完成了二万五千里长征。

这个红军,没有“顺”老蒋,而是“打”老蒋;他们没有“顺”日本,而且“打”日本;他们不仅正面作战,而且还进入敌后,在敌人的后方和心脏里作战,开展全民皆兵的游击战。这是二战唯一的敌后战场,为中国人争了点面子。

 

如今,中国人刚刚挣了点钱,吃了三天饱饭,就开始集资大兴土木,为佛建寺,为神建庙,到处雕刻着似是而非的传统文化,嵩山FW寺,一个个“顺”字碑,一个个徒子徒孙血脉图,向世人宣告:他们想要传承的,是中国人曾经的愚昧和耻辱。

 

 

石大庆2017年7月4日23:54